隨著反“四風”、改作風的深入,從嚴治黨成為政治新常態,一些幹部身上的“不適應症”也越來越明顯。這如同一面鏡子,愈發折射出不良習氣、不正之風的危害。
  比如,機場貴賓廳關閉後,有人就犯了難。河北一名縣委書記感嘆:雖然坐了無數次飛機,但取消貴賓廳等細緻服務後,我比剛進城的農民還懵懂,訂票、取票、換登機牌等,不問就不知道,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。
  除了不會辦理登機,一些幹部去醫院不知道怎麼掛號、乘公交車不知道如何投幣刷卡、參加培訓會走錯教室……當作風建設的緊箍咒念緊了,超配的秘書“轉崗”了、圍著轉的工作人員沒了,一些幹部開始“親自”做事情,結果出了窘態、鬧了笑話,工作生活“難以自理”。這種“本領恐慌”,值得深思。
  毛病是慣出來的,一些幹部之所以“難以自理”,癥結在於長期四體不勤、高高在上。有的凡事都有人代勞,“端不了杯、提不了包、開不了門”;有的患上秘書依賴症,沒有人代擬講稿、安排事宜,就不會說話、不會寫文章,甚至不會思考;還有人“一人得道,雞犬升天”,讓家裡人“搭便車”享受各種服務。長此以往,必然能力退化、積弊日深。
  當年,毛澤東同志用“驕嬌二氣”來形容某些領導幹部的不良作風,以之來觀照“四體不勤”,可謂切中要害。驕是嬌之源,嬌是驕之表。驕氣,實質就是一種官氣。貪圖享受、熱衷“官威”,是造成領導幹部“四體不勤”的重要原因。一些幹部當官做老爺,擺官架子耍威風、追求特權攀比享受;一些人為了一己之私,極力媚權奉承,全方位、無死角地伺候,自以為會“來事”、很“懂事”。正是在這種唯權、唯上的不良生態中,一些領導幹部的嬌氣日益滋長,“四風”問題積重難返。對此,有人一針見血:“四體不勤”其實就是特權病,幹部生活能力不足的背後,是權力的無所不能。
  可能有人會說,拎個包、端個杯等,都是小事,何必如此計較?然而,真是這樣嗎?“不矜細行,終累大德”,且不論“四體不勤”讓幹部自身又嬌又弱,試問:一些人長期車馬開道、前呼後擁,不接地氣,不問疾苦,會真的把群眾放心上嗎?細節之處見作風,如此“官老爺”做派,在群眾那裡又是個什麼形象?一位基層黨員的話令人警醒:一些“四體不勤”的幹部浮在空中,何談執政為民?他們損害了黨和政府的形象,惡化了乾群關係。
  魯迅先生曾經自省“皮袍下麵藏著的‘小’”,那些“一抖肩膀就有人接大衣”的“官老爺”,更應反省思想上的病變。把自己看重了,把群眾看輕了;把權力看大了,把責任看小了,“總開關”就會擰不緊,就會搞不清“為了誰、依靠誰、我是誰”。這也充分說明,作風之弊的“病原體”還未根除,抓常、抓細、抓長的“木魚”還得馳而不息地敲下去。
  “善除害者察其本,善理疾者絕其源”。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,作為黨的幹部,就是要講大公無私、公私分明、先公後私、公而忘私。只有一心為公、人民至上,才會像焦裕祿、谷文昌、楊善洲等一代代黨的優秀幹部那樣,放下架子、打掉官氣,和群眾一塊苦、一起過、一塊乾,乾一番為官一任、造福一方的事業。
(原標題:“四體不勤”是種特權病(人民論壇)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10月27日

fm24fmuef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